第二乐章 Largo “广板”,D♭大调

我第一次接触到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是在一个动画连续剧里面,剧中人物用小号吹奏了广为人知的主题“念故乡”。第九交响曲作为浪漫主义时期的作品,虽然严守了交响曲四个乐章的体裁和曲式,但由于其主题突出,易于辨认,接受程度在普通大众当中相对较高。 我也是由这首曲子逐渐接触到了更多的古典交响乐。下面简要对第二乐章进行评析。第二乐章速度标记为慢板,具有很高的抒情性,其曲式为复三部曲式,分为三个段落:

  1. 呈示部

    整个乐章在各声部低沉的齐鸣中开始,然后由英国管演秦“念故乡”的主题。第一遍完整的主题过后,转到弦乐声部演泰主题的变奏。最后回到木管声部的主题上来。

  2. 发展部

    乐章的中段较为复杂,可分为前后两个部分。此时调性由D♭大调转为E大调,由长笛和双簧管的一连串短促的下行高音开始,然后加入了低音提琴的拨弦。低音部从未发出如此清晰的声音——制造了一种暗流涌动的情绪。在一连串较抒缓的长高音之后,进入后半部分,木管乐器发出了欢快的声音。回忆的旋律。随着织体的不断变厚,铜管乐器被加入了进来,然后是定音鼓——然而这升腾的旋律随着第二段的结束而戛然而止了。

  3. 再现部

    梦醒时分——英国管再次回到呈示部的主题,但很快施律便每降了一个音阶,并转到了小提琴上面来。一种巨大的情绪每被压抑着,很快施律就到了难以继续的程度。终于在 小提琴主题的第二个乐句停了下来。在这里德沃夏克一连用了三个任意延长的休止符。情感终于决堤,大管和铜管乐器加入了合奏。整个第二乐章在弦乐声部的上行音当中结束。

纵观整个乐章,以弦乐器和木管乐器为主,在乐段衔接处引入了铜管合奏以及定音鼓。第二乐章的主题被冠以“念故乡”的标题之后单独编成曲目,使得其广为传颂。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部分是再现部的那三个休止符。这一段小提琴的演奏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情感色彩,情到至深处终于哽睁咽,这里的停顿给人的情感冲击是巨大的。正所谓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。我想这种古典音乐所展现出的巨大的情感波澜,正是古典音乐的魅力之一吧。